活动报名

*姓名

由2-10位字符组成。

*电话

由8-20位数字组成。

*邮箱

*公司

无公司请填写个人。

*参加人数

*验证码

单击刷新
专家热议“鲍师傅”商标纠纷法律问题
知产力

时间:

2018年06月26日 14:00 ~ 2018年06月26日 17:30 (2018-06-26 报名截止)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马甸桥

价格:

分享到:
活动报道
  • 日前,《长江日报》记者暗访了武汉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附近一家鲍师傅糕点店,发现存在招人“充场”的行为。《12小时当托排队10次》的报道一经发出,便引发舆论场的强烈反响。随后,明面上两家“鲍师傅”先后在微博发声为此事辩解,而背后,俩家“鲍师傅”互诉商标侵权案件也相继展开,为此业内针对真假“鲍师傅”开始了一场线上、线下的争论。


    “山寨”鲍师傅层出不穷


    其实,首创“肉松小贝”这一品类糕点的是鲍才胜夫妇,2004年,二人在北京开始经营糕点店,最初只是中国传媒大学旁一家卖面包、西点的夫妻小店。2009年,鲍才胜夫妇在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定福庄北街经营了第一家以“鲍师傅”为品牌的“北京鲍师傅西饼屋”。2015年,鲍才胜夫妇在京成立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鲍才胜公司),注册资本1055万元,经营范围包括餐饮管理等。2017年始,鲍才胜的鲍师傅糕点店成了网红店,山寨品牌也迅速跟风,出现了“经典鲍师傅”、“金典鲍师傅”、标志门头各异的多种鲍师傅糕点店。


    伴随着鲍师傅的崛起,关于山寨“鲍师傅”的新闻屡见报端。早先,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宣布突查打假了33家山寨“鲍师傅”!但是,突查33家山寨“鲍师傅”店面,相对于全国1000余家山寨“鲍师傅”店面而言,显得微不足道。



    然而,事情的严重性远非线下山寨现象的泛滥。网络上随意在搜索引擎里输入“鲍师傅”字样,各种“鲍师傅加盟”“鲍师傅官网”“鲍师傅总店”“鲍师傅总部”页面铺天盖地,点击页面各种加盟信息、扩店信息充斥其中。

     

    线上、线下的山寨“鲍师傅”,愈演愈烈大有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此时,正主鲍师傅面对的不仅是众多山寨“鲍师傅”对市场的冲击,同时还要面临质量低的商品带来名誉上的损害。于是, “鲍师傅”的品牌运营方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鲍才胜公司)在全国开展打假维权行动。3月中旬,鲍才胜公司在南京打响了商标维权第一枪。



    截至目前, 鲍才胜公司分别在北京、南京、杭州提起了商标侵权诉讼。上述被告均为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易尚公司)。在上述案件中,鲍才胜公司主张易尚公司使用“鲍师傅”的行为侵犯了其在第 30类上注册的“鲍师傅”商标。而易尚公司也在北京对鲍才胜公司提起了民事诉讼,主张鲍才胜公司使用“鲍师傅”的行为侵犯了其在 43类上注册的“鲍师傅”商标。

     

    吃货们面对这双重“鲍”击,是不是有点不知所措。看看专家们是怎么解读的吧。


    权利范围界定引热议


    据悉,2013 年 4月 25 日,鲍才胜以其妻彭艳丽女士个人名义在第 30 类“糕点、蛋糕、面包、饼干、酥皮蛋糕”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了“鲍师傅”商标,注册号为:12484211,该商标于2014 年 9 月 28 日获得核准注册。2017 年 3月转让至鲍才胜公司名下。



    此外,鲍才胜公司还于2016年12月,在第30类“面包、糕点、月饼”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了“”商标。



    2016 年 11 月 7日浙江省自然人鲍海兵在第 43 类“ 日间托儿 所(看孩子);茶馆;旅馆预订;酒吧服务;咖啡馆;流动饮食供应;养老院;会议室出租;餐馆;餐厅” 等服务项目上注册了第 17899096“”商标。易尚公司于 2017 年 12 月 27 日受让了该商标,并基于该商标进行大规模的加盟行为。

     

    自此,鲍才胜公司与易尚公司在不同类别上均拥有“鲍师傅”商标,而双方均据以此对另一方提起侵权诉讼。而最关键的问题是第30类糕点及第43类餐馆两类商品权利范围如何界定。



    关于第 30 类商标中的“糕点;面包”等商品应该如何界定其范围?清华大学副教授冯术杰认为,我国商标法从核准商标和核定商品、标志及产品类型的角度限定商标使用范围,但并未说明具体使用方式,商标具体使用方式需要结合商业实践、生活经验来看,从这一角度而言,第30 类商标中的“糕点;面包”等商品包含制造蛋糕、销售蛋糕以及开店行为。



    而对于第43类商标的范围的界定,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张广良表示,第43 类商标中的“流动饮食供应;餐馆;餐厅”仅应限定在商标注册证所载明的服务,而不包含堂食、外带商品。



    那么,商品商标和服务商标的权利范围如何界定呢?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教授李明德指出,商标局人员一般认为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分类表在国际上都只是参考,不具有法律效力。与其分辨服务或商品,更应从是否造成消费者混淆的角度说明问题。如果在一个服务类别中注册商标有可能造成消费者混淆,该商标便应宣布无效,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张广良表示,在商标注册不违反诚信原则的情形下,商品商标与服务商标的权利界限,应以商标注册证上载明的商品、服务类别为限。然而,商品与服务仍就可能构成类似,在此情形下,应充分考虑哪件商标使用在先、注册在先,哪件商标具有高知名度,以及在后注册商标是否符合商标法的规定等因素。本着诚信、保护合法在先权利及避免消费者混淆等原则进行处理。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熊文聪强调,《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直接约束法官的裁判,只能作为判断混淆可能的一项参考因素。混淆可能才是关键性的、决定性的,且必然是要结合商标标志是否近似、商品或服务是否类似、商标的使用情况、知名度、显著性,相关公众的注意程度、行为人的主观意图等因素综合考量。


    使用行为判定待明晰


    在对上述不同类别上的相同“鲍师傅”商标,在权利范围界定方面引发大家热议后,关于这两件商标的使用行为,同样博得众多专家的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管育鹰教授指出,鲍才胜公司注册的“鲍师傅”商标被核定使用在第30类上,但实际的经营、商业行为除了生产产品之外还提供了餐饮服务。鲍师傅在自己店铺销售的产品上使用的是对自己在先注册商标的正当使用;鲍才胜公司开设直营店在先、持续使用“鲍师傅”的行为,使得自己的“鲍师傅”产品商标同时在第43 类服务中形成了未注册但非常驰名的商标。



    至于易尚公司的使用行为,中国科学院大学李顺德教授表示,其第43 类注册的服务商标的使用方式,大多超出了核准注册商标正常的合法使用范围。正常的服务商标的使用应表明服务地点、服务特色、与他人同类服务加以区分,但是易尚公司的服务既不是餐馆也不是餐厅,也不是正常的流动饮食供应,不在其核准注册商标合法使用的范围之内,因此不是对该注册服务商标正常的规范的使用。



    关于商标类分为30类和43类使用衔接问题,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吴伟光认为,易尚公司在服务商标里使用商品,还提供现场制作、外卖服务,这可能真不属于30类里涵盖的生产制作;相反,鲍才胜公司也不仅仅局限于商品商标类上的使用。


    恶意行为判断达共识


    对于“鲍师傅”侵权案,已经将鲍才胜公司及易尚公司推上风口浪尖,两家公司在不同类别均享有“鲍师傅”注册商标专用权,而且双方均以商标侵权为由针对对方提起侵权之诉。



    那么,关于商标侵权及恶意注册,专家又有何见解?针对该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张广良认为,判断商标侵权及商标注册中的恶意,主要考虑主张保护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及影响力,以及被指控侵权人在后商标注册及使用的情况,如是否超常理地大量注册(甚至“抢注他人”)商标、使用时改变注册标识样式以达到搭在先商标便车的目的。



    对于“鲍师傅”侵权案如何判断商标恶意行为,北京君策知识产权发展中心汪泽主任认为,易尚公司已经在使用过程中擅自改变了注册商标的形式,在实际经营中或者加盟的店面上突出了“鲍师傅”三个字,而且把它与糕点和小贝联系在一起,甚至有加盟商都将其混淆,本身存在恶意。


    在“鲍师傅”这场商标博弈案中,“不应将商品服务分类表作为一种约束力”成为专家们的共识。专家普遍认为《类似商品和服务分类表》仅是判断类似商品或服务的参考,并不具有法律效力的约束。判断商品和服务是否构成类似,还是应当以是否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为基本判断标准。


    不仅是“鲍师傅”,各品牌难免会被“李鬼”影响自己的声誉,在维护品牌声誉和知识产权方面都需要十分重视,防止消费者上当的同时,也能有效地避免被山寨品牌拖累。